一起去吃饭吧

作者:admin   发布时间:2020-06-08 15:38   浏览:
正文

又想起那天晚上,也是喝完酒出来,天上挂着一轮新月,微风徐徐,那宽广的操场上,他和杨婷瑶闲庭漫步般的走着,踩在软绵绵的草坪上,那种感觉,是多么的美妙。温柔的月光下,杨婷瑶清秀的面容,是那么的妩媚,那么的让人沉醉。一笑一颦,犹如历历在目。“我心如醉,一睹芳容新月如眉,月光如水,可鉴我心无怨无悔……”“是了是了,是这个感觉!”张少宇突然手舞足蹈起来,欣喜的大叫。引得一旁的客人们纷纷侧目,网管这是怎么了?羊癫疯发作了?把手里的半截烟头一扔,张少宇迅速打开电脑,把刚才那种感觉,用文字原原本本的表达出来。正所谓心中有感觉,下笔如有神,几乎不用推敲,也不用思索,就把心中的感觉直接表达出来。不到十分钟,一首词已经端端正正的摆在word文档里面。“我心如醉,一睹芳容新月如眉,月光如水,可鉴我心无怨无悔,世间情字,千年万载几人懂,多少次蓦然回首,只叹年少时光不停留……”喃喃的念着自己的词,张少宇几乎要被自己感动了。闭上眼睛,想起那天晚上的那一幕,心中悸动的感觉有增无减,趁着兴头,他又开始替这首词谱曲。不考虑节奏,也不考虑旋律,一切只凭自己的感觉来。旁边的人只看到网管在那儿一个人手舞足蹈,好像跳大神一样,却不知他正沉浸在自己所营造的氛围之中。创作,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,别人,是无论如何体会不到其中的乐趣。“好了!”张少宇把键盘一推,松了口气似的倒在了椅子上。他从来没习惯去修改自己的作品,他一直坚持认为,创作就跟做爱一样,第一次的感觉,永远是最好的。再去修改,无异于画蛇添足,狗尾续貂。自己拍着大腿,打着拍子,嘴里低声哼着刚才谱成的曲子,他已经完全沉浸其中,不能自拔。艺术就是这样,你连自己都感动不了,拿什么去感动别人?“嗯,对呀,这首歌还没名字呢。”张少宇突然想了起来,思前想后,最终,将这首歌定名为《袭月》,至于为什么,他自己也不知道,反正就觉得应该叫这个名字。反复唱了几遍,越唱越觉得有意思,在那两个小时里,他完全把自己融入作品之中,感受自己音乐带给自己的快乐。若不是那位喜欢看韩剧的mm拍打着他的肩膀,叫醒他,真不知道他要陶醉到什么时候。“网管哥哥,网管哥哥……”这妹子注意张少宇好久了,从他手舞足蹈,到后来的摇头晃脑,念念有词,mm脑中闪过一个念头,中邪!终于,忍不住的她跑了过来,打断了张少宇的好梦。深深的呼出一口气,张少宇把桌面上歌词和谱曲按住shift键一拖,全扔进了回收站里。正想清空回收站的时候,服务台有人叫他,他这才没来及删除,赶忙奔了回去。谢天谢地他没有删啊,他那天鼠标左键要是按了下去,或许他的命运,就不会有后来的变化了。整整一个下午,杨婷瑶上课老走神,老师讲的什么,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。整节课都是呆呆的坐在那儿,出神的想着自己的事情。明天,对她来讲,是一个大日子,她二十四岁的生日。以前每年的这个时候,她总是会请张少宇他们几个人好好去热闹热闹,吃顿饭,唱唱歌,大家高兴高兴。可今年,她不想再这么过了。她想有一个只属于她和张少宇的空间,只有他们两个人,点上蜡烛,倒上红酒,在悠扬的乐声中,与张少宇举杯共饮。张少宇会情深款款的看着她,轻轻捧起她的脸,献上深情的一吻。那该是多少美妙的夜晚啊……可是,张少定会记得她的生日吗?就算记得,又会不会想着替她庆祝呢?不会又是四兄弟中午不吃饭,腾空肚子只等着晚上她的电话一到,就嚎叫着冲出餐厅,准备好好宰她一顿?呵呵,就凭张少宇那小子,只怕是多半想不起来,自己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。下课铃声响起,同学们已经争先恐后的奔出了教室,只有杨婷瑶一个人还呆呆的坐在那儿。他会记得我的生日吗?如果他是真的爱我,他一定会记得的,蜡烛,红酒,音乐,我都不需要,我只希望他能对我说一声,亲爱的,生日快乐。那就什么都够了。我要求的,就只有这么多,少宇,你不要让我失望,好吗?“哎,瑶瑶,下课了,你还发什么呆呢?”同寝室的姐妹见她一个人坐在那边出神,过来提醒道。杨婷瑶这才醒悟过来,收拾好东西,跟着室友慢腾腾的走出了教学楼。“瑶瑶,一起去吃饭吧。”室友提议道。杨婷瑶想了想,ag捕鱼游戏网站摇摇头笑道:“不用了, ag捕鱼游戏投注平台少宇今天中午没有回来, AG真人官网投注我得去接他, AG视讯游戏大全跟他一起吃。”室友羡慕的看着她,什么也没说,送过来一个祝福的微笑。坐在公车靠窗的座位,望着车窗外繁华的街道,来来往往的人群,她的心里有些莫名的失落。女人都希望被所爱的男人疼惜,哪怕你是高高在上的女强人,她的心,总是脆弱的。想一想,自己也觉得好笑,自己和张少宇,好像连恋爱关系都还没有确立,他仍旧一口一个杨师姐的叫着,虽说平日里勾肩搭背已经不是什么怪事儿,可在他心里,只怕是认为这本就是异性朋友之间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吧?他不会知道,自己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才会这样无拘无束,丝毫不设女性应有的防御。这,难道就是女人的悲哀吗?到站了,下了车,就看到张少宇上班的网吧。这个时候,他应该还在网吧里忙碌吧。也不知道中午喝了多少酒,胃本来就不好,饱一顿饿一顿的,铁人也受不了啊。走到网吧门前,仔细看了看,张少宇正在中间一排电脑前面,替客人排除着故障。看他专注的神情,真不忍心去打扰他。于是,杨婷瑶就这么站着,站在被太阳直射的门口,她怕一进去,张少宇就会分心。“好了,没问题了,有事儿你再叫我啊。”张少宇拍了拍上网客人的肩膀。“不用了,有问题我也不找你。”客人这句话把张少守弄郁闷了,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?“哈哈,别误会,是你老婆来了,在门口等你半天呢,快去吧,就是电脑爆炸,我也不会叫你,我把你们老板给拉起来,嘿嘿……”杨婷瑶经常往网吧跑,常来的客人都知道,她是网管的老婆。张少宇一抬头,可不正是杨师姐嘛。挥挥手冲杨婷瑶笑了笑,恰巧这个时候陈叔起床了,一边拍着自己的脑袋说喝高了,一边催促着张少宇快走。“怎么不进来,外面太阳多大呀,晒坏了我的师姐,我可是要心疼的。”一出网吧,张少宇就忍不住问道。杨婷瑶心里多少有些欣慰,淡淡的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张少宇见师姐嫣然一笑,露出如贝般的牙齿,当真和自己那首词里的一模一样,也不枉费自己替她写这首歌了。得找个有空的时候,唱给她听听。这世上,还从来没有人能让我张少宇专门替他唱歌呢,杨师姐是头一个。两个各自都有心里想着事儿,一路上话自然也不多。没过多久,哪个棋牌游戏玩的人数最多就来到了学校,要是按以前的惯倒,两个人一定是一起去吃饭。然后去散散步什么的,可张少宇今天忙了一天,实在是太累了,他想早些回去休息,饭也不想吃了。杨婷瑶一听他这话,脸上难掩失望的神色,但还是勉强的说道:“那好吧,你早些回去休息,不要累坏了。晚上十点左右,我买点东西让他们给你带进去,记得吃。”伸手摸了摸师姐的脸庞,感觉着那如珠玉般细滑的皮肤,张少宇笑而不语。轻轻握着他的话,杨婷瑶轻声说道:“快回去吧。”张少宇没有多说,扭头就往寝室里走。“他终究还是不记得……”一进寝室,李丹在上网,刘磊不知去向,梁进在洗那一盆泡了至少半个月的脏衣服。张少宇前脚踏进去,扯起嗓子吼了一声:“都过来,都过来!有事儿商量!”谁都知道他嗓门儿大,吼一嗓子全楼都听得见,两个兄弟围了过来,询问出了什么事儿。张少宇左右看了看他们,拖过一根板凳坐了下来。“我问你们,一个女人面露失望的神色,这代表什么?”李丹几乎是脱口而出:“那还用说,你阳萎呗!”话刚说完,他就为他这句话付出了代价,张少宇按了他电脑的重起键。“我靠!我正玩游戏呢,死了你得赔我!”李丹急得大叫。张少宇冷哼一声,完全不以为意。“都得给我想,想不到不准去吃饭!”张少宇拿出来耍赖皮的功夫,把腿往桌子上翘,拦住了出门的去路。“你跟杨师姐出事儿了?”李丹正等着机子重新启动,趁这会儿功夫有空,插了一句。张少宇想了想,没有啊,一直好好的,没什么地方惹师姐生气啊。于是,便坚决的摇了摇头。“我给你分析分析啊,这女人,对你面露失望之色,除了我刚才……哎,别打别打,一般说来,一,她说的什么话你没有理解对,二,你做了什么事情让她伤心,三,你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,除了这三点,就没有其他的了。”李丹煞有架势的分析道,到底不愧是情圣啊,说起话来就是不一样,没谈个十几二十个女朋友,总结不出这番道理来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张少宇还是服气的。如果是第一条,那有可能,中午打电话的时候,师姐好像就有什么事儿欲言又止,自己追问她又不肯说,第二条,应该不会,司徒大卫那事儿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,以前也没见她生气啊,那么,第三条,重要的事儿?什么重要的事儿?看张少宇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,李丹得意的摇头晃脑,小子,平时就你牛逼,这回得求我了吧。这想法也就刚冒了一个头儿,就被张少宇一脚踢在屁股上。“你他妈卖什么关子,有话快说,不然废了你!”“好好好,我说,我说还不成吗?女人比较看重的事情,无非就是些什么比较有纪念意义的日子,比如结婚纪念啊,谁的生日啊,还有……”李丹还没有说完,已经被张少宇一把重重拍在桌上,吓了一大跳。眼珠转得飞快,张少宇在努力思索什么事情,突然,他抬起了头:“今天几号?”“靠,9月30号,明天国庆,放长假了。”梁进回答道。狠狠在脑门儿上敲了一下,张少宇咬牙切齿的哼道:“哎哟,我真他妈是个猪脑袋,明天是咱杨师姐的生日啊!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!哎呀!哎呀!枪毙十次都够了!”看着张少宇在屋里追悔莫及的转来转去,一边拍着额头,一边念叨个没完,兄弟几个这才想起,对啊,杨师姐的生日是国庆节,以前每年都会叫上哥几个好好吃一顿,完了还有娱乐项目,不知今年有没有这样的安排?“少宇啊,现在知道也不晚啊。明天才是她生日,你今天还可以准备嘛。”见哥们这么着急,李丹也没那个心思去玩游戏了,干脆转过身来给他出谋划策。少宇这小子什么都好,可在谈恋爱这方面,就远远不如自己了。这哥们死脑筋,每次谈恋爱他都动真感情,搞得自己身心疲惫,何苦呢。张少宇一听这话,刹那间感觉到了兄弟的关怀,连忙拖过板凳坐到李丹面前,焦急的问道:“说说,有什么创意没有?”看他瞪大双眼,一脸诚恳的样子,再想想刚才屁股上那一脚,李丹再也不敢卖关子了,实话实说道:“今年我估计杨师姐是想试试你,看你记不记得她的生日。这次她肯定不会请我们,肯定希望跟你一个人过。这样,你事先假装不知道,等到了明天晚上,你找个借口把她约了来,带到,嗯,带到,反正带到一个特浪漫的地方,去九里堤公园也行,最好在湖边,或者柳树下这些地方,深情相拥,甜言蜜语,在关键时刻,真心告白,并要指着那平静的湖面说,啊,婷瑶,就让这清澈的湖水为我见证吧,我将会爱你一生一世,无论出现什么情况,我对你的心,至死……”话刚说到这儿,发现梁进已经拿着他那条脏内裤回去洗了,张少宇也转了过身去,出神的想着什么事情。自己也觉得没趣,撇了瞥嘴,又玩自己的游戏去了。妈的,自己让我说,说了你又不听。其实张少宇就听了一个开头,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。要给杨婷瑶过一个特别的生日,一个让她毕生难忘的生日。以前过生,不是吃饭,就是唱ktv,已经烦了,年年都一样,没什么新意,今年,就要来点有创意的。李丹那小子说得最俗,还自以为浪漫,晚上跑公园去,还什么深情相拥,真心告白,还要站在什么湖边柳树下,小心人民警察把你当嫖客给抓派出所去!最近警方正严打卖淫嫖娼呢,听说好些卖的就在公园里拉客。人家警察叔叔要是看你两个人在那隐蔽的地方偷偷摸摸,不当你是那种才怪!想到派出所,张少宇脑中好像闪过一点什么,但也仅仅是闪过,一晃眼的功夫就没有。“要怎么办呢?哥们身上就几百元钱,今个月的工资已经提前发给我了,还不够去好地方吃一顿的。况且杨师姐也不是那种俗人,得既不花钱,又要有浪漫的感觉,还要有意义。唉,这事儿伤脑筋啊,伤脑筋啊……”“啊,有了!”张少宇灵光一闪,如有神助,突然站了起来,大叫一声。李丹那儿正跟人pk呢,被他这一吓,按错一个键,立马挂掉。一看,靠,骑龙飞了半个小时才到,就这么挂回去了!“我说你小子怎么一惊一诈的?又想到什么了?”“丹仔,我问你,哪儿有卖红酒的?还有,哪儿有订做蛋糕的?”张少宇一把拉住李丹问道。“红酒?蛋糕?还是不是还得加束玫瑰啊?”李丹开始有些对张少宇刮目要看了,谁说咱们张少宇不懂浪漫?这红酒蛋糕都想到了,可造之材啊。“对对对,你告诉我哪儿有卖的,我好提前准备。对了,还有,告诉留校不回家的兄弟们,明天晚上八点半,谁也不要乱跑,哥们有事相求。事成之后,一顿饭是跑不了的。”张少宇是越说越激动,真有些按奈不住的味道。“你想干什么?你两口子自己的事儿,叫上兄弟们去?不是给你小子呐喊助威吧?”

原标题:游戏主机平台继续设限!国行Switch账号需实名

,,澳门赌博现金网投注平台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哪个棋牌游戏玩的人数最多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